TAG

手机站:m.gexingshuo.com

当前位置:主页 > 经典说说 >

杨威利语录大全

阅读次发布时间:2017-02-17 编辑:/ 类别:经典说说

杨威利语录大全

自古以来,正义只存在于人们愤怒可及之地。同样的,成功也只存在于人类的能力范围之内。
  
简单而言,自三、四千年前以来,战争的本质始终没变,在到达战场之前左右胜负的是补给;到达之后,左右胜负的则是指挥运用的能力。
  
司令官自己带枪自卫时,打仗时必输无疑!我目前正在思索,别让自己走入那个死胡同。
  
命运就好像是一个又老又丑的魔女一般,她恣意地为所欲为。
  
有做得到的事,也有做不得的事。
  
政治的腐败并不是指政治家收取贿赂之事,那是个人的腐败而已。政治家收取贿赂,却没有人能加以批判,这就是政治腐败。
 
所谓的长大,就是能分得清楚那些事该问,那些事不该问。
 
人类之所以能使文明发达是期望享乐的心态产生了的结果,自以为是劳动身心不过是野蛮人。
 
想办法克服不擅长的事,太花时间和努力了,人生苦短啊。
 
多样性的政治价值观正是民主主义的精髓。
 
自古以来,将国家视为神圣之存在的人一定是寄生在国民中的人,但是为了要拯救他们而来发动另一次流血事件是一点必要都没有的。
 
战略和战术最上乘的手段便是让敌人高高兴兴地中圈套。
 
拥有信念就能胜利的话,世上再没有比这更轻松的事了。因为谁都想要获得胜利呀。
 
真是……当人类只想到要追求胜利的时候,就会变得极其卑劣!
 
显然易见的,地位愈高的人,退休金就愈多。
 
所谓专制是什么呢?就是连喝多一点点白兰地也不成的家庭…
 
国家灭亡了,只要再建造就可以了,曾经一度灭亡却又复兴的国家,比比皆是。但是退休金却会被一笔勾消,所以,还是尽可能不灭亡吧…
 
没有国家,人仍可活下去;但没有了红茶和酒,那就连文明也不存在了…
 
哎!世事本就不能尽如人意啊!不管是自己的人生,或是退休金的多寡……
 
我并不认为军人的延长线上一定有独裁者的存在。那应该是退休金才对。
 
有了地位、有了人人称羡的一切,但是这种功名金字塔越是接近顶端,立足点越窄小,危险性也就越大。但是,退休金倒是愈多….
 
国家的灭亡总是一场悲剧,因为退休金被取消是在所难免。
 
战争一旦开打,就不可能没有死伤,与其成反比的是,牺牲的人愈多,战胜的比率就减少。兵学所存在的意义便架构于这两种命题上,也就是说,以最小的牺牲换取最大的战果,才是成功的;残酷的说,便是要如何有效率地杀死自己的同类!
 
军事的胜利就像麻药一样。这种甘美麻药,似乎使得潜伏人们血液中的那种好战幻觉,一下子爆发了。
 
身为一个军人,若因殴打毫无抵抗能力的部属而受到赞赏,那么军人便是人类的耻辱了。我们不需要这种军人。至少对我而言是如此。
 
命运本身要是也有人性的话,它也会抗议上帝竟然安排它如此作弄人吧。但这是不可能的。其实命运不过是偶然地积习了无数人个人的意识所产生的结果,并非一种超越的存在。
 
我并不认为军人的延长线上一定有独裁者的存在。不过,如果真的这样,我还真想早一天从这种痛苦的行业中抽身呢!
 
千万不能对长辈或上司做当面的赞美。因为若对方是个软弱的人物,可能会使他变得自以为是,如果对方是个个性刚直的人,他还可能会以为你在曲意奉承而刻意疏远你。这种事千万要注意的……
 
恐怖主义和神秘主义不能把历史推向建设性的方向。
 
人类之所以能使文明发达是期望享乐的心态产生了结果,自以为是劳动身心不过是野蛮人。
 
用剑不能打倒鲁道夫大帝,不过,我们却知道他对人类社会所造成的罪孽,这就是笔的力量。用笔可以控告几百年前的独裁者,甚至几千年前的暴君;剑不能让历史倒流,但笔却可以。
  
剖析敌人的心理是用兵的第一要点。其次,在战场要完全发挥实力,补给是不可或缺的一环。极端来说,不一定要攻击敌人本部,只要切断其补给就够了,如此一来,敌人自然不战自败!
  
只要是人,谁都有谋求自身安全的权利。以我而言,如果责任更轻一点的话,我或许也会选择有利的一面,更何况他人。
  
盗贼的种类有三……依靠暴力的窃盗者依靠智慧的窃盗者以及靠权力与法律的窃盗者……
  
国家并不是由细胞分裂而形成个人,国家是结合一群具有主观意识的个人所构成的,在此前提下,何者为主?何者为从?在民主社会中是不辩自明的道理啊。
  
必须在必要的时候确保必要的空间。一定的宇宙空间,只要能在一定的时候内使用就好了。为了确保永久的宇宙空间,必须设定航路地带,战场也必须加以限制,战争自然无法避免。但是没有敌人的地方,必须在没有敌人的时间内使用,不是吗?此战略构想名为“宙域管制”,由此引发的舰队决战称为“宙域支配”。
  
人类最大的罪恶就是杀人与被杀,而军人却把杀人当成职业。
  
司令官自己带枪自卫时,打仗时必输无疑!我目前正在思索,别让自己走入那个死胡同。
  
政治的腐败并不是指政治家收取贿赂之事,那是个人的腐败而已。政治家收取贿赂,却没有人能加以批判,这就是政治腐败。
  
人类的能力虽然有限,但是自己也可以尽量发挥潜能向命运挑战。
  
所谓战术,指的是在战场中,如何调度兵马以赢得胜利的技俩。而战略指的是,如何让战术能够完全有效地发挥其功能的整体技术而言。
  
命运就好像是一个又老又丑的魔女一般,她恣意地为所欲为。
 
对人类而言,没有完全或绝对的事。
 
有做得到的事,也有做不得的事。
 
简单而言,自三、四千年前以来,战争的本质始终没变,在到达战场之前左右胜负的是补给;到达之后,左右胜负的则是指挥运用的能力。
 
人类之所以能使文明发达是期望享乐的心态产生了结果,自以为是劳动身心不过是野蛮人。
 
用剑不能打倒鲁道夫大帝,不过,我们却知道他对人类社会所造成的罪孽,这就是笔的力量。用笔可以控告几百年前的独裁者,甚至几千年前的暴君;剑不能让历史倒流,但笔却可以。
 
一次也没死过的家伙,还大放厥词的谈论死亡,他的话能信吗?
 
人生并不是无限的,也许那天会违背己意的被打断,所以不应当还有勉强自己去饮食不喜欢东西的空暇。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所谓的绝对善良与绝对罪恶的话,那麽,或许人类就可以活得较单纯、较轻松了。
 
世上尽是一些怎麽做也做不好的事。那还不如就喝酒睡觉。
 
再强大的国家终有灭亡的一天;再伟大的英雄一旦权力在握,日后也会腐化堕落。
 
我有一个完整的人所久缺的部分,此外,我还浑身都是缺点,回顾以往种种,我很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资格做这种要求,看来好像是利用地位压迫人,而且,在战斗之前的这种情况下提出这种事,实在不应该。但是,说了后悔总比不说后悔来得好啊,真伤脑筋,从刚才就只一直随自己高兴乱讲话。总之,总之,我想跟你结婚。
 
没有比把才能、技术及人格完全混为一谈更傻的事了。把胜利的原因完全归功于道德的优越,简直就是可笑到家了。  
 
想要升天为神的人,是历史上的大骗子,他值得让人钦佩的地方唯有其构想力和商业才干。从古代到近代,不论是哪一个国家,有钱人不都是贵族、地主和寺院吗?
  
用剑不能打倒鲁道夫大帝,不过,我们却知道他对人类社会所造成的罪孽,这就是笔的力量。用笔可以控告几百年前的独裁者,甚至几千年前的暴君;剑不能让历史倒流,但笔却可以。
  
我并不选“最好的”,只想选“较好的”。虽然目前同盟国的在位者相当腐败,但是救国军事会议所发布的宣言你也是看到的,他们实在比现今的当权者还要糟糕啊。
  
对人类而言,没有完全或绝对的事。
  
天底下最危险的莫过于僵化的固定观念。
  
人类之所以能使文明发达是期望享乐的心态产生了结果,自以为是劳动身心不过是野蛮人。
  
撒下种子之后,去甜甜的睡一觉,起来一看,种子已经长成一棵高耸入天的巨木,这是最理想不过的事了。
  
如果我是生在太平时代,只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历史学者罢了,搞不好还是个默默无名的小人物呢。
  
用兵也有其一定的法则,那就是要能集中兵力及迅速调动部队两种。一言以蔽之,就是不能白费气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