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手机站:m.gexingshuo.com

当前位置:主页 > 好词好句 >

描写十二月份的优美句子大全

阅读次发布时间:2017-11-29 10:47 编辑:/ 类别:好词好句

描写十二月份的优美句子大全

十二月,年尾,澄澈的阳光通透,让人看明白了一些道理。窗外,烟火明灭。绵绵醉人的光景,刹那绽放的绚烂,如同着短暂的青春。明妍忧伤并行,那些个已浪掷的年华没必要去惋惜,重要的是此时此刻,手中的片刻,才是真实。
 
十二月,凛冽的寒风卷着鹅毛大雪铺天盖地而来,顿时,长白山银装素裹,满头皆白。
 
十二月,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总会透过那层薄薄的雾霭,洒在刚刚睡醒的深圳大地上,照映着一个个殷实的被窝,洋溢出一种温馨幸福的味道。乘着那股和煦般的温暖,总会准确的找个合适的坐标,静静的享受着被阳光熏陶的浪漫感觉,呼吸着阳光般清新的空气,感受着像夏天一样的深圳的冬天。
 
在十二月的坐标里,没有小溪的弹琴,没有蜂蝶的舞蹈,没有百鸟的欢唱,没有杨树的鼓掌……十二月让花儿卸去彩容,让叶儿脱掉了绿衣,让树木在风中嶙峋抖动,让天空彰显出了寂寥和高远,让大地袒露出了真诚和安详,让我们感受到了“千山鸟飞绝,万径人终灭”的沉寂。
 
这个十二月,寒冷跟我们捉迷藏似地大隐小现,阳光的明媚与温暖,让我们疑心苍天错把春秋的温润植入了冬天的灵魂。平铺的阳光和凛冽的冬风一遍遍检阅着麦苗,她瑟瑟摇曳的小小身影,渴望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作被褥,捂热她冰冷的颤栗,而后再静下心来,细心计算出主人付出了多少辛劳,来年将回报于他们多少赤诚。
 
【献给不在身边的朋友】今天今年年最后一天,明天将是新的一年,我们不能第一时间分享彼此的喜怒哀乐,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渐渐少了联系,但空间的每一次更新,都牵动着彼此的心。有一种感情,不再浓烈,却一直存在。祝福亲爱的朋友,明年更加精彩!
 
十二月高阔的天空挂满着星斗,于冷干冷的寒气,冻的星星也直僵着眼。
 
十二月的许多个静夜,让最贴近灵魂的东西陪伴自己,在细细流淌着的古老又轻灵的音乐中,无数透明的感动铺展开来,那些优美的天籁之声,如轻柔的月光笼罩大地,又似温暖的手指轻抚面颊,心空顿然澄澈辽阔。偶尔,坐在倦倦的阳光下,晾晒一些尘封的心情,泪珠莫名滑下,成就了世间最美的水。从来不拒绝泪水,因为它纯净又有内涵,许多时候,语言并不能表达一滴眼泪蕴含的内容。所以,我不隐匿我的脆弱与多情。
 
十二月,一份淡然,这样的时刻,在世俗里很是艰难。寂寞里的心情,喜欢那天外的自己,喜欢守侯着寂静,聆听着音乐。这寂寞如相思中的蓓蕾,静静地沐浴阳光吮吸水分充实营养,在特定的时刻悄然开放,馨香四溢。
 
寒冷的十二月,河水一改往日的活泼,似乎恬静地睡着了。
 
寒冷的十二月,河水一改往日的活泼,似乎恬静地睡着了。十二月,落雪纷纷。十二月,多情的雪花如一叒双双爱恋者的眼睛,飘飞起密密匝匝的视线,滑过忧伤脸旁。大地之上,开始淌起眷恋般的音符。
 
十二月,我躲在温室里,精心培育着一盆盆葱茏的新绿,让她们为下一轮新生命的开始献礼。
 
到了十二月,总有一份温馨,弥漫心间。总有特别的日子,把沉睡的记忆唤醒。它们,永远地,是我生命中最深刻的体验,是我最值得骄傲的快乐,也是我难以掩去的伤痕。这时候,总喜欢让自己,行走在雪花狂舞的楼群,黯然在灯火阑珊的街头,或者,静坐在暗香浮动的阳台,任自己的心事,一页页打开。经过岁月的沉淀,那些经典性的情节,已经幻化为梦,依稀看见执手时的泪眼;落地成尘,伴着一声风中的轻叹。这时候,总愿意让自己,摅去忧伤,而把珍珠般的牵挂,寄给从前。
 
十二月,像一位美丽的高贵的矜持的公主,舞动着她那神奇的面纱,送来阵阵凛冽的寒风。
 
天色越来越暗,我的心情越来越激动了,因为雪下得越来越大了。小雪花在空中旋转着,跳着优美的空中芭蕾,飘飘洒洒地铺在大地上。
 
今年爱你一生即将过去,明年爱你一世的到来,据说今年陪你跨年的人很重要,从今年到明年便是走过一生一世,不论爱情友情皆能长久。转发下去,看有没有人对你说:我陪你!
 
静的等待。而后,让这颗落定的尘埃,在这陌生的城市,在这寒风呼啸的十二月,继续为了你穿上征战的戎装。然后在你幸福的远方静静的等待,等待你收下—我亲手送给你的—能跟上脚步的江山。
 
十二月,一层薄薄的白雪,像巨大的轻软的羊毛毯子,覆盖摘在这广漠的荒原上,闪着寒冷的银光。
 
十二月,“那些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他身旁/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他们都老了吧/他们在哪里呀/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啦……想她/啦……她还在开吗/啦……去呀/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有些故事还没讲完就算了吧/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他们都老了吧/他们在哪里呀/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啦……想她/啦……她还在开吗/啦……去呀/他们在哪里呀/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十二月了,小雪花在空中旋转着,跳着优美的空中芭蕾,飘飘洒洒地铺在大地上。
 
十二月,虽然没有春天迷人的鸟语花香,没有夏天壮观的闪电雷鸣,没有秋天诱人的丰硕果实,但它也有献给大自然的含蓄的美。十二月,一层薄薄的白雪,像巨大的轻软的羊毛毯子,覆盖摘在这广漠的荒原上,闪着寒冷的银光。
 
十二月,万物都在沉睡着,正等着被唤醒!这个冬天蛰伏着一年的希望,蕴蓄着一年的心血,十二月,这一年最后的一个月,这个冬天让我觉得充满信心,
 
深情一句问候,给你贴心享受,真情一句祝福,送你温暖健康,开心一句提醒,不要瞎想翩翩,天气冷了,希望你早点做好保暖,身体健康,才有幸福不断。
 
冬天的早晨,是寒冷的。寒风呼呼的吹着,吹到脸上如同刀割一样疼,出行的人们都戴上厚厚的帽子,穿上了暖和的棉衣。
 
隆冬季节,下雪的日子不用提了,就是不下雪,天色也总是迷迷茫茫,灰灰蒙蒙的,就像是初署时候的景色一样,就像是北极圈里的什么“白昼”一样,就像是一张走光的照片一样。——秦牧《欧洲的风雪和阴霾》
 
像候鸟一样,在外的儿女都回到了家乡。无论路途远近,无论寒风细雨,更无论富贵与否。每年十二月,村头的小路挤满了老人的期盼,温馨而又急切。每一声车鸣,带来一串又一串欢快的笑声,涌动着一阵又一阵暖暖的亲情!亲爱的爸爸妈妈,我们回来了!亲爱的孩子,爸爸妈妈回来了!田间芬芳的空气,盈盈扑面而来。家乡清冽的井水,喝一口已滋润心田。袅袅的炊烟在屋顶升了起来,屋檐下的腊肉腊肠腊鸭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闪闪的金光。
 
窗外纷飞的蝶儿缓缓落下,洁白的羽翼在空中闪烁着光芒。窗内,窗外,在这一刹那间,忽都成了无边的静寂。
 
恰若文字与我。文字如三月“草色遥看近却无”一般朦胧,文字如七月的“哦日光灼灼骄阳胜火”一般热烈,文字如是十二月“日暮苍山远”“风雪夜归人”一般深沉。我与它如影相随,他赋予我美的目光,欣赏四季的变换。它也一样如星光让我仰望天空。..
 
十二月,户外那粘满霜雪的柳树上尽是树挂,像是一根根银条悬挂在树上,格外壮观。
 
雪花像洁白的花瓣,像满天飞舞的羽毛,像一群小天使在跳舞,我太喜欢下雪天了。
 
十二月,一定没人告诉过你,你带来的阳光比任何季节更能让人感觉到温暖,你带来的风景比任何时候更能让人看到坚强与执着;也一定没人告诉你,人们害怕着你的同时也在给自己一次锻炼的机会,战胜你,战胜你带来的所有让人们害怕的。最后你一定会看到,人们洋溢着一张张胜利的笑容迎接春天的到来,而你会黯然地离去,然后在睡梦中无数次地梦见那些从紧张到得意的脸,那时的你,是否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那时的你,一定会后悔曾经有那么多的错过。
 
刚开始,雪不紧不慢的下着,后来,雪忽而快;忽而慢;忽而大;忽而小。风里加着雪,团团片片,纷纷扬扬。多美的小雪花呀。零零落落的下着,又小,又厚,又柔,又轻,就像那高贵的白天鹅轻轻抖动翅膀,一片片小小的羽毛,飘飘悠悠的落下来。接着,小雪花变大了,变厚了,变得密密麻麻,就想谁用力摇着天上的玉树琼花,那洁白无瑕的花瓣纷飞下来。
 
也许一毛钱买不到幽香的玫瑰,也许一毛钱买不到苦涩的咖啡,也许一毛钱买不到甜蜜的巧克力,但是一毛钱可以传达祝福:天冷了,保重身体!
 
酒精是遗忘的替身,香烟是寂寞的替身,眼泪是伤心的替身,相片是回忆的替身,玩偶是童年的替身,而你永远是快乐的替身。天冷了,保重身体。
 
雪越来越多了。雪花像棉花一样,它们有的结成伴,手拉手,排着整齐的队伍,飞向大地;有的三个一群,两个一伙;还有的一片小雪花独自东闯西撞地飘下来。
 
十二月,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地上扑的是雪,厚厚的,软软的;房上落的是雪,白皑皑的,又松又软;树上盖的是雪,积雪把树枝压弯了腰。太阳照在白雪山上,发出耀眼的光芒。
 
我这人很懒,不熟悉的人不看,不顺眼的人不见,不喜欢的人不谈,即便是你,要不是事情重大,我也不想浪费这一毛钱:你听着,降温了,要注意添衣保暖,是不是预防感冒,自己看着办!
 
十二月的这里,没有北国的还冷,但是还是会觉得冷气入侵,早晨起来可以看到层层淡淡的薄雾,因为学校在山上的缘故。还有天,放寒假。十二月,我期待你会从青岛回来,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说,小幺,这是我给你的惊喜。毕业后,说好的聚会,通通没有实现,一个人的时候,翻开相册,都没有你的照片,心里微微的疼的难受。我想起这个相册还是高二那年非非送的生日礼物,她说,我的照片太多。的确,好多,只是都是一个人的照片。
 
早上一起床我被窗外的银光吸引住了,凝视着漫天飞舞的雪花。
 
梅花坐在十二月的枝桠里,抓住季节的阳光,抖落一身清香,以傲霜凌雪的姿势书写着季节的清丽绝句,把生命的隐语悄然绽放。
 
十二月,或许快下雪了吧,谁说这个南方的城市不会大雪纷飞?我们去看一次,漫天飞舞的雪花。一次就好
 
最后的月份——十二月,我穿上可我那宽大的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T恤和冰蓝的格子衬衫以及那双很轻很轻的白色气泡运动鞋,在那条全是水果的街上,踏着水果味,在徘徊,向每个擦身而过的人灿烂一笑。然后头不回地向前走,一直向前,向前,不能回头.
 
今年最后一天,伤我的人,原谅你!我伤的人,对不起!爱我的人,谢谢你!我爱的人,祝福你!陪我的人,感激你!想我的人,请继续!明年从新开始,祝愿所有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永远幸福安康如意!
 
十二月了,在讲述着无数种心情的时候,还在勾勒着一些无法言明的思绪的时候!于是突然的某一刻明了了,这个月是期望的季节。期望另一种美好来替代过去的悲伤,期望那些寒冷的气息能够冻结无法叙说的心情,期望下个年度火红的月季会开满每一个角落,带来许多美好的事情!那么若隐若现的幸福就会真的来了,在下一个年度里盛开!照耀每一个人生路途!
 
夜幕降临了,下起了小雪。雪花扎着六个角的小辫子,从天上漫漫悠悠地沿着形的路线,轻盈地飘落在大地上。
 
放眼望去,有的雪花像流星一样直垂而下;有的雪像风一样轻,纱一样的白,飘飘摇摇;还有的雪花像银珠,又像小雨点也像杨柳花,玲珑剔透,粉雕玉琢,洁白如玉,纷纷扬扬地为我们挂起了白茫茫的雪帘。晶莹的雪花,点点滴滴的堆积在树丫上。
 
十二月了,不静,在深圳…繁华的都市,嘈杂的郊区,叫嚣的人群…每天都在充斥着那对沉寂的双耳,似乎,找不到属于内心的那片宁静。离开梦萦的青春校园,踏上人生的求职之路,或许,多少还有些沉浸在学生年代的思想,不想承认已成事实的事实。职业的规划,是否就此定格?是该接着目前这条路继续走下去,还是该另辟奚径呢?想想,却始终不曾真正融入过。兴许,是为当初的操之过急。
 
十二月,万物都在沉睡着,正等着被唤醒!这个冬天蛰伏着一年的希望,蕴蓄着一年的心血,十二月,这一年最后的一个月,这个冬天让我觉得充满信心。沉睡在泥土里的生命
 
勤劳的菜农把十二月里的汗水洒在了温室大棚,一粒粒晶莹的汗珠在温室里茁壮成长,新农科带来的反季节蔬菜,填补了过去冬季无新鲜蔬菜的空白,给苍白的岁月带来了勃勃生机。
 
在彼此的关心中,让我们的友情更深;在相互的牵挂中,让世间的亲情更暖;在坦诚的言词中,让我们的心灵更近;在时常的问候中,让我们的祝福更真;我只想对你说,认识你真好!祝你开心!
 
十二月的雪。虽然你姗姗来迟,并没影响与季节的约会,铺天盖地的激情,久违了君子般的潇潇洒洒,那是一首很干净的诗,每个字都写着馨香,洁白的味道,煮沸了整个天空,那首诗很有骨气,每个棱角都用了冷峻的措词,晶莹的灵魂,闪烁着玉洁的韵味,那是一首抒情的诗,写凤就燃成一团火,写鹰就连绵一群山,写花就漫山遍野地飞,那首诗从天空写来,我以仰慕的眼光看她,她的根长在雪崖,价格高人一等。
 
十二月,户外那粘满霜雪的柳树上尽是树挂,像是一根根银条悬挂在树上,格外壮观。十二月,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地上扑的是雪,厚厚的,软软的;房上落的是雪,白皑皑的,又松又软;树上盖的是雪,积雪把树枝压弯了腰。太阳照在白雪山上,发出耀眼的光芒
 
十二月,你终于还是来了,凝结的霜开始露出笑脸,那么认真地聆听着你的步伐,像一个等待了很久的信徒正压抑着内心强烈的激动故装轻松地微笑着迎接。我没有在等你,因为害怕你随身带来的那一袭冷。
 
十二月氤氲着感情的情愫,闲置了一年的情感调动起来,温暖惬意的手机短信和网络问候代替了原来飞来飞去的贺卡,点亮了这个季节的灰暗,在寒冷的季节里撒播下温暖的种子,期待着怡人的温情在以后的日子里生根开花结果。
 
十二月的温暖来自我离开家时,家人为我披上外套,并不忘一次次嘱咐:“路上小心点,到单位后来个电话”。十二月的温暖来自心中载着家人的爱安全上路,遵守交通,珍爱生命,因为生命不属于我们自己,它承载着家人的关爱与期盼。十二月的温暖来自单位明朗干净的工作环境,同事们亲如一家的工作氛围,自己乐观进取,认真踏实的工作态度,让工作中包含着生活的美好,生活中包容着工作的快乐。
 
十二月的家乡,雪,开始洋洋洒洒地飘舞。地上的麦子同老人和孙子的目光一起疯长。回归的候鸟,捎来了老人的儿子孙子的父亲回归的消息。家乡桃树的芽孢,开始萌动。
 
大雪的节气里,遗憾着没有看到大片大片的雪花,以优雅飞翔的姿势来擦亮我们双眼的希望,在晶莹与纯洁里净化沉积于红尘的污秽,再让一群群雪人站在空寂的室外,陡添冬季的人气,打破季节的沉寂。
 
关戍惟东井,城池起北辰。咸歌太平日,共乐建寅春。雪尽青山树,冰开黑水滨。草迎金埒马,花伴玉楼人。鸿渐看无数,莺歌听欲频。何当遂荣擢,归及柳条新。——孟浩然《长安早春(一作张子容诗)》
 
初冬的早晨,我来到楼台上,清晰凉爽的空气渗入肺腑,觉得一身轻松。远处的山在云雾中显得比平时更好看。近处的树木缠绕着淡淡的雾气,象挂着一丝丝乳白色的轻纱,树上残留的红叶象只只蝴蝶在飞舞,真是美极了。许多树都落了叶,只有松树柏树不怕冷,还是那么绿。——谭春《初冬的早晨》
 
它像仙女撒下的玉叶,银花,像飘飞的鹅毛,柳絮,更像那甜甜的棉花糖,下的真开心--“下雪啦!下雪啦!-------”随着一阵阵惊喜的叫声,我迫不及待地跑到窗前,往外望去:天空中白茫茫的一片,纷纷扬扬的雪花漫天飞舞,像烟一样轻,玉一样洁,银一样白,飘飘洒洒,从天而降。
 
天色越来越暗,我的心情越来越激动了,因为雪下得越来越大了。
 
往年此时,正是赏雪时节,正是蓦然回首时节,正是,惆怅感交织着快乐的气氛最浓时节。到了十二月,别有一种伤感,浮上心头。自己好像什么也没做,一年就快过去了;不知都做了什么,一年就要到头了;要做的事太多,新的一年,紧跟着就要来了。真是挽不住时间匆匆的脚步,遮不住鬓角新添的白丝。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蹉跎!
 
雪渐渐增多。转过身,万物被雪深埋,远方隐隐约约透漏出几点青绿。我蹲下身子,抓了一把雪,缓缓合手,想要体验一下雪的冷暖。但就在刹那间我感到一股松软但又坚实的力量,松开手,只见他们牢牢抱成一团,无畏的望着我。我感到一种惊动,同时又似乎明白了什么。
 
有一种思念让天涯不再遥远,有一种牵挂让朋友不再孤单,有一种永恒让寒夜变得温暖,我把愉快的心情带给你,把甜蜜的日子寄给你,把衷心的祝福捎给你,轻轻的一声祝福:祝你幸福快乐!
 
十二月,树上的一切都是光秃秃的。田野上只有野兔在赛跑。同学们早上去上学的时候,太阳还没出来呢,它也怕冷似的不愿起床了。燕子早飞到南方去了,只有难看的乌鸦在呱呱叫。苍翠的松柏树披着银霜。田野显得又空又远,只有麦苗伏在雪地里。同学们穿得厚厚的,用围巾把脸裹得严严的,只露着眼睛,呼出的气在睫毛上结了霜,松树上几个松果被风吹得乱摇乱摆。十二月,像一位美丽的高贵的矜持的公主,舞动着她那神奇的面纱,送来阵阵凛冽的寒风。
 
一天更比一天凉,我用短信送安康;早晚添衣别着凉,秋季进补多喝汤;工作起来莫太忙,心态平和别紧张,愿我的祝福让你身心暖洋洋!
 
人生无需惊天动地的,但要快乐如意;朋友无需常常联系,但要记在心里;祝福无需上天下地,但要真心真意。温暖关怀送给你:天冷注意加衣,没事多多联系!
 
雪花从天而降,有的像可爱的天使在空悠闲地炫着优美的舞姿!有的像调皮的孩子争先恐后的要到地面上玩耍呢!下雪了!下雪了!雪下得真大,洁白无瑕的雪花纷纷落地。落在屋顶,洒在地面。犹如天女散花,又仿佛天使从遥远的天空,慢慢地降落,为长沙城又增添了一道独特的美景。
 
十二月,落于一年中最后一季,河水落下,露出长满青苔的石头,在凛冽的风中沥干。十二月,一年中最后一个月,所有的故事都该落下帷幕,像叶子与枝桠送别,该是尘埃落定。
 
初冬了,十二月了,转瞬而逝的流光里已经忘记了好多曾经以为永远无法忘记的人和事,渐行渐远的脚步带走的不仅仅是过去,还有那曾经被隔绝了的灵魂,在这个寒冷的冬季有些不属于这个季节的心态却无法控制的上演,然后叙述着另外一个属于我自己的故事!那些探头露尾若隐若现的幸福。找不准应该出现的日期。就像我无法控制有些本不该属于这个季节的心情,在一个迟到了很久很久的冬季里。雪花会飘落这个城市城市的每一个墙沿壁缝。大雪覆盖的季节里,燃烧着暖日的国度,雪白的花朵在抚平了沟壑的道路上对着寒冷的风讲着一个美好的梦!于是盛开了美好的花朵!
 
大地一到了这严寒的季节,一切都变了样,天空是灰色的,好像刮了大风之后,呈着一种混沌沌的气象,而且蓝天飞着清雪。人们走起路来是快的,嘴里边的呼吸,一遇到了严寒好像冒着烟似的——萧红《呼兰河传》
 
这些叶子也象怕冷一样,一片跟着一片向土沟里滚着,向路人的脚下滚着。——李准《在大风雪里.》
 
十二月,树上的一切都是光秃秃的。田野上只有野兔在赛跑。同学们早上去上学的时候,太阳还没出来呢,它也怕冷似的不愿起床了。燕子早飞到南方去了,只有难看的乌鸦在呱呱叫。苍翠的松柏树披着银霜。田野显得又空又远,只有麦苗伏在雪地里。同学们穿得厚厚的,用围巾把脸裹得严严的,只露着眼睛,呼出的气在睫毛上结了霜,松树上几个松果被风吹得乱摇乱摆。
 
秋风阵阵传夙愿,大雁南归诉思念,忙忙碌碌不相聚,唯有时时长相忆,条条短信息,替我问候你,天冷记得多加衣,健康永远是第一!
 
飘飘洒洒的雪花,仿佛天女散花,无穷无尽的从天穹深处飘落下来;又如同窈窕的仙女穿着洁白的裙子,用优美的舞姿向所有的生灵致敬。雪花越来越密,在天空中无休止地散落着,校园里弥漫着无数如花似蝶的六角精灵,它们无声无息的滋润着万物,用纤巧的魔棒将校区打扮一新。
 
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唤醒,我想在唤醒的那一刻我也会很欣然的。毕竟,我曾经在这样一个冬日,慢慢地行走,慢慢地欣赏。
 
沉睡在泥土里的生命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唤醒,我想在唤醒的那一刻我也会很欣然的。毕竟,我曾经在这样一个冬日,慢慢地行走,慢慢地欣赏。
 
初冬,像一位美丽的高贵的矜持的公主,舞动着她那神奇的面纱,送来阵阵凛冽的寒风。
 
雪仍然在下着,只见雪花纷纷扬扬地从空中飘落下来。雪花落在树姑娘身上,树姑娘好像披上了洁白的婚纱;雪花落在房子上,房子好像戴上了一顶白色的大帽子;雪花落在马路上,马路就像一条条白色的围巾;雪花落满了整个大地,大地就像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棉被。
 
苍苍水雾起,久久思念情,气象忽多变,问候短信传,天冷加衣被,出门要防寒,早起早睡精神好,多多锤炼身体健,朋友祝愿在心间,快活幸福不会变!
 
十二月,当冬雪纷飞时,这山坳里显得格外幽静,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大雪把山间装饰成晶莹的世界,使山河更加壮丽多姿。
 
天气变凉点,衣服多穿点,替我照顾点,别让我但心点;气温下降点,气氛僵硬点,送出关怀点,温暖你一点;寒气多一点,思念绵一点,祝福多一点,快乐生活每一点。
 
一条短信两片情,三言四语是真情,五福六顺传递情,七种颜色畅心情,八方财路乐心情,九九思念暖心情,十分诚意送提醒:天气冷了,愿你天天好心情!
 
这十二月,天气异常寒冷。西北风刀子似的刮过行人的脸,枯枝无力地吱吱作响,做着最后的挣扎。出门办事的人们用大衣将自己捂得紧紧的,瑟缩着身子在路上匆匆行走。活泼好动的孩子们也早早躲进温暖的家中,不愿出来嬉戏。
 
十二月的温暖来自冬日暖阳散落在床前,贪恋冬日里的床,枕着松软的枕头,呼吸着朝阳的味道,心中的惬意如小溪流过。十二月的温暖来自家人的一声声呼唤:“快起床了,小懒虫”,然后捏着我的鼻子说:“再不起床要迟到了”,我尽享这样的溺爱,闭上眼睛假装没听见,等着再一次的催促。十二月的温暖来自当我早上洗漱完时,家人已经将一杯热牛奶和烤面包端到我面前,还温情的说上一声:“快吃吧,小心烫”。
 
雪花飘飘,窗外的小雪花纷纷降临天际,它们闪闪发光,跳着轻盈的舞步,在空中飘啊飘,像一只只刚出生的白蝴蝶。我被这景象吸引住了,走出教室,享受下雪时的欢乐。
 
十二月了,时间又悄悄走过了一年。然而,十二月的回想和深思却远远还没有结束。似乎,一切都发生在这个季节,貌似也都结束在这个季节。十二月了,在深圳,一个温热的地方,却换上了一种苍凉的心情。
 
在十二月的坐标里,没有小溪的弹琴;没有蜂蝶的舞蹈;没有百鸟的欢唱;没有杨树的鼓掌……十二月让花儿卸去彩容,让叶儿脱掉了绿衣,让树木在风中嶙峋抖动,让天空彰显出了寂寥和高远,让大地袒露出了真诚和安详,让我们感受到了“千山鸟飞绝,万径人终灭”的沉寂。
 
十冬腊月天,雪堵着窗户,冰溜子像透亮的水晶小柱子,一排排地挂在房檐上。
 
十二月,我想起那年周末我常常出现在阿纤家,在寒冷的天气,我带着帽子,戴着围巾,拿着讨厌的数学卷子听阿纤耐心的讲,讲得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再问一遍。十二月,我记得我陪着一个女孩在操场哭了一个晚自习,她的眼泪,浸湿我的围巾,她倔强的说不要上课。我们傻傻的站在那里,不知道是那年的风太大还是那时候的操场好冷,我觉得自己已经那木了站在那里。
 
在十二月零点的钟敲响之时,我站在纷纷扬扬的大雪里,看你。你用温柔的眼神回望,戴浅色贝雷帽,脸颊绯红,是十二月的旗,是的,是的,也许还围一条粉色围巾。你和天蓝色羽绒服,安安静静地站在雪里。
 
南国十二月,可以找得到浓密的鲜绿,几乎所有日子都可以看到晴空。我喜欢绿和晴,它们让我消融那些最悲壮无奈的叹息。我在绿和晴里,怀念,感激,浅笑……激情与颓废迷茫与憧憬,不时拂过心湖,又瞬间消失不见。孤独着孤独。在新鲜的文字里以温暖以伤痛渲染着这一季。
 
十二月的温暖不是一个人的幸福,它是大家一起建造的快乐天堂;十二月的温暖不会只照耀一个人,它是散落人间的天使,为快乐的人插上双翼;十二月的温暖不求回报,珍爱生命,迎接快乐,十二月的温暖会永远陪伴左右。
 
十二月,雪花象晶莹透明的小精灵,调皮的翻着跟斗飘落在山腰上,落在大地上。
 
十二月,虽然没有春天迷人的鸟语花香,没有夏天壮观的闪电雷鸣,没有秋天诱人的丰硕果实,但它也有献给大自然的含蓄的美
 
十二月站在冬天的枝头,在岁月的年轮里,以岁尾的姿势,匆匆忙忙用冰冷的双手去牵手下一个岁首。但无论它怎样行走,都复制不出一个完全相同的十二月在光阴的沟壑重复。
 
看着眼前的雪,我毫不犹豫地投入到了她的怀中。雪渐渐停了。我闻到一种高洁的香气,回眸望见了怒放的腊梅。在这冰冻的天地里我找到了我的钥匙,找到了解决的法门。一席柔雪,盖灭蛮怒,一记祥冬,挥手告别消沉。柔雪冬奇,牵起生命之源。
 
我送你一棵忘忧草,再为你逮只幸福鸟,当幸福鸟含着忘忧草向你飞来时,请把你的心整理好,那是我对你最好的祝福:寒冷天里,望你保重身体,做好保暖工作,暖暖和和过冬天!
 
钟声响了,麋鹿来了。风和烟花也绽开了。,你捧起雪花呵在手里的热息,是暖潮来临的冬天。你抬起头快乐地看北极星,璀璨的星空如往,我看你紧闭的唇,温柔地吻了下去,刹那间,梦醒了。我在十二月大雪释放的冬天,孤住深山,独自老去。
 
来到窗前,玻璃蒙上了一层水气,外面的景色朦胧梦幻,用手擦掉这片朦胧哇!真的下雪了!还不小呢!一片片的雪花从天而降,就像一个个身穿白色蕾丝裙的精灵,她们在空中舞动嬉戏,洁白无暇,美丽无比。突然有一种冲动,打开窗户,伸出手去抚摸她们。雪花落到我的手里后迅速消失,留下的只有一股穿心的凉意和手心那一汪清水,
 
雪还在下着,不一会儿就变成了鹅毛大雪,随风飘舞,天地间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这些可爱的雪精灵还在半空中跳着舞呢。这个雪和南北极的雪不同的,那里的雪下起来,像利剑一样,铺天盖地的,四周变得昏暗,不明亮,不见一丝光。而这里的雪呢?轻飘飘的,就如从天空中撒下千万颗珍珠。
 
十二月,年关要到。家乡的话题很多,备种炕地储肥……但更多的就是留守家乡的老人和孙子内心的寂寥,与终日的翘首企盼。冬日的窗花红红火火,把苞谷烧暖到小康的温度,灵动的筷子却夹不起日子的欢畅。
 
雪夹杂着风愈来愈多。站起身,继续向着自己的理想走去。路上缕缕冬风闪过我的身躯但我依然不停歇地奔向远方,身旁,我注视到过路行人都停了下来,搓手跺脚暖身。我有些可怜他们,为什么有温暖时不珍惜,没有温暖时偏偏又那么爱她。既然已是失去,又何不正视他,挺起腰板,拼搏出自己的天地?
 
蝴蝶一般的雪花轻轻地飞舞着,带来了这个季节特有的风景。她迈着轻盈的舞步走来,她踏着舒缓的节奏走来,她披着素洁的纱衣走来。这位冬之精灵,来给我们的世界梳妆打扮来了。没有雪的冬天难道还能叫冬天吗?
 
漫天飞舞的雪花像一只只美丽的白蝴蝶,纯洁无暇,晶莹剔透,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地从一望无际的天空中飘落下来,它时而像一位隐士,时而像一只活泼的小精灵,时而又像一位优雅的公主,和我一起嬉戏玩耍。
 
十二月,第一个想到的是圣诞,街道上节日气氛不知道能感染多少人?霓虹城市,圣诞树,橱窗贴得装饰品,大家头上戴着的圣诞帽子,突然讨厌这样的节日,不是标新立异,独树一帜,只是满街的热闹笑脸背后会有几颗真正快乐的心?咳咳,就此打住,又有人说我在这悲情了。我想成为火树银花般的女子,笑靥如花,纵不是倾国倾城也须胜莫愁。只是,很难。昆德拉说过这样一句话,人从来就想重写自己的会传记,改变过去,抹去痕迹,抹去自己的,也抹去别人的,想遗忘的远不是那么简单。过去的每一步,有笑语有哀伤,有后悔有难过,我想抹去的,在我身边的,种种点滴,都似乎不是火树银花不夜天。
 
我的家乡是一片黑色的土地,铺在地里的麦子揣着春天的绿意。十二月的罡风提着剪刀,疯狂地把日子修剪。雀鸟归隐山林,呜咽的风呼唤放牧的孩子。炊烟,把天空熏得黝黑黝黑的。
 
到了十二月,还有一轮希望,跃然升起。正如月缺月圆,花落花开,正如,潮落,潮涨。生命的四季,就这样神奇地轮回。人生的路,依然漫长。无论前方等待我的是什么,我都必须迎接,必须前行,怀着庄严,带着感恩。
 
傍晚,天空中布满了铅色的阴云,黑沉沉阴森森的。忽然,我发现下雪了。你瞧,那空中飘舞的小精灵,身轻似烟,洁白如玉,盘旋地,欢快地降临到这个世界中。片刻,雪大了,纷纷扬扬,飘飘洒洒。
 
多美的小雪花啊!开始时,零零落落,又小又薄,又轻,又柔,就像那高贵的白天鹅轻轻抖动翅膀,一片片小小的羽毛,飘飘悠悠地落下来;接着小雪花变大了,变厚了,变得密密麻麻,就像调皮的雪娃娃用力摇动天上的玉树琼花,那洁白无瑕的花儿纷纷飞下来;后来雪越下越大,小雪花们在半空中你拉我扯,你抱住我,我拥紧你,一团团,一簇簇,仿佛无数扯碎了的棉花球从天空翻滚而下,整个世界都变得迷迷茫茫的,美不胜收。大雪纷纷扬扬落下,那一片雪花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或飞翔,或盘旋,或直直地快速坠落,铺落在地上,在这一刻,一切都是美好的,一都是寂静的,站在窗前,那片片雪花的欢声笑语却在我耳边响起。它们的欢乐,我听得到。
 
十二月,走过太多风景。想记录下来,最后却没有记录。因为,那个清朗的早晨,当我看到成串成串的果实沉甸甸地高挂在清崛的柿子树上,我便知道,我的指尖再也无法流淌轻盈的文字了,至少这个冬天是这样。因为,那样的景致震慑着我,陶醉着我,令我欲语还休。我只把它们藏在心底,嵌在记忆深处。某个时刻,我还会义无反顾地踏上那片土地,膜拜那些我深爱的生灵。原来,世间种种,爱得太深,是不能用语言阐释的。
 
岁月如风,又到寒冬。我喜欢这种不期而至的问候,让它抹去被忽略了的牵挂,让它带去我的思念,愿你收到这短信时,会在这冬季拥有一丝温暖和感动!
 
一年很慢,又很快。钟表可以回到起点,却已不是昨天。日历撕下一页简单,把握一天很难。今年只剩最后几天,若是美好,叫做精彩;若是糟糕,叫做经历。不再迟疑,不再纠结,过去的就过去了,不要回味,努力向前。迎接美好的明年!
 
十二月,冬天的田野,显得格外空旷,辽阔。东北风在田野里一无阻挡的呼啸着。村子里的柴草堆被吹的翻飞起来,大树象强打精神一样,竭力站稳身子,让自己的枝条和风吵闹着,摇晃着,可是树枝上的前后几片黄叶被吹落了,
 
天冷了,夜长了,树叶开始变黄了,风来了,鸟跑了,果子开始飘香了,想你了,祝愿了,短信开始祝福了,愿你,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十二月的清晨,笔直的水泥路上已经盖上了一条长长的白地毯,那么纯洁,那么晶莹,看起来真叫人不忍心把脚踩上去。
 
十二月,淘气的北风吹着口哨来了,想吹落雪大衣,想吹跑雪被子。
 
时候既然是深冬,渐近故乡时,天气又晦暗,冷风吹进船舱中,呜呜地响,从缝隙向外一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条的荒村,没有一些活气。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鲁迅《故乡》
 
"从今年到明年,不仅是年份的跨度,更是难得一遇的“今年明年”(爱你一生爱你一世),这个跨年跟谁在一起变的很重要!不管是爱人好友亲人,这晚都适合用最甜蜜的力度,给TA一个炙热的拥抱!让我们用爱跨越时光,迎接明年的第一个太阳……"
 
十二月,天空中下起来鹅毛大雪,到处是一片白色,唯有松树还是那样鲜绿,点点雪片飘落在上面,好像是朵朵白花。
 
降温关怀又送到,多添衣服防感冒,天气陡凉吃不消,多做运动才最妙,暖和身子开口笑,早睡早起不迟到。祝你身体强如炮,幸福如小猫。
 
“看啊,下雪了!”我被这声音吸引到了走廊上,往外一看,确实不错,很小的雪花缓缓飘落,我的心不禁生出一分喜悦,盼望着它能带给我们一场真正的大雪,又过不久,城市已经被这轻柔的雪花轻轻的覆盖了一层。每一片雪花都轻柔地盘旋着落下,成了大地上一层雪的一小部分,每一片雪花又汇成了让大地银装素裹的美景。

相关推荐